Carpe diem

每个人都应该康一康死亡诗社(我瞎说的)

随便摸摸鱼

“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他对我说。

他扳开我的手掌,像幼兽一样把脑袋蹭了上去,仿佛在请求我的抚摸。温热的皮肤和我触碰过千百万次的头发——我机械的动了动手,还能怎么样呢。

“我知道那些不是你的想法,我知道你喜欢我,”他的声音就像平时一样,像平时一样轻快又温柔: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我无言以对。

“所以才不想到无可挽回的时候再放手。”
“让一切都停在最好的时候吧。”
“你想和我永远在一起,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,这就够了。”

那动人时光 不用常回看
能汲取温暖 以后渡严寒
就关起那间房

“你没有如期归来,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。”